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│我是媳婦,我想回自己爸媽家過年

影評

by 薛丁格的熊 490 瀏覽次數 comments

鼓吹平等的現代,很多女生都覺得社會似乎在變得更好,求學時代一路過關斬將,在職場也有過發光發熱的時刻,情路順遂點的則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某一天,和某個不錯的男人結婚,生了孩子後丈夫也告訴自己會全力支持自己重回職場。

但有些時候總是會有種有些地方不太對勁的感覺,比如說結束六個月產假後,再也回不去的職位,還有總是拿女性生產前後的陰道尺寸開黃腔的同事,又或者是新年除夕夜,家家都在團圓,身為別人家女兒的妳卻得留下來張羅吃食、伺候婆婆的兒女們和樂融融的年夜飯。

性別平等已成潮流的現代,從學校到職場都在告訴大家要尊重不要歧視,但女性的困境好像還是無解,就像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裡女主角的一句台詞說的:「有時候我會感覺幸福,但有時候又覺得自己被困住了,繞過這道牆走別的路,還是一道牆,我有時候會想是否一開始就沒有出口。」

《82 年生的金智英》劇照,圖片來源:電影 預告 截圖。

名為保護的壓迫:以愛之名厭棄女性

很多人趕著熱潮去看了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,看完之後也許抱怨一下韓國也太可怕了吧,發個IG限時動態。筆者也跟風看了,老實說電影刻畫得比小說細膩一些,或者說更加政治正確。

1982年生的金智英,在電影中,是一個被迫放棄職涯規劃,又讓社會期待層層束縛的家庭主婦,手握女兒剛換下來的尿布、看著已經回不去的職場,日常生活中的種種都讓她痛苦的連腰都快挺直不起來。她是一個虛構的角色,也是每個女性在各種人生階段裡的每個模樣。

片中很多讓人跟著流淚的場景,其中一個讓我哭得淚流滿面的是,還是高中生時金智英曾被一名男同學跟蹤,一路上緊繃著,直到後來被路人解救金智英才終於哭出聲。我完全可以理解和想像,她該有多害怕。但好不容易回到家,父親聽聞她的遭遇之後劈頭蓋臉而來的都是為什麼裙子穿得這麼短,哪怕一句關心都沒有,那種委屈我想是所有生活在這世界上的女孩子,都能體會的。

生為女性,從小就很多人提醒妳要好好保護自己:「晚上不要出門」、「不要去偏僻的地方」、「不要穿著暴露」,這世界像是很呵護女性似的,不斷發出提醒,事實上卻是一種以保護為名的壓迫,彷彿說了這麼多的提醒,還有女孩子收到傷害就都是她自己的問題,都是因為沒有好好保護自己才會發生不好的事情。

就像在性侵害的新聞後,總是會有人想知道被害人到底多正、是不是穿得很辣;又或者是最近因為Kobe的逝世,又被拿出來討論的2003年鷹郡事件,許多人並不覺得Kobe是一起性侵案件的被告者,反過頭來認為指控者別有所圖,主張對方是想拿錢的有之、認為對方當時精神有問題的有之,批評在網路上轉發相關消息的人是想蹭逝者熱度、女權自助餐到底要吃的多難看的也在所多有。

身為女性,似乎沒有權利隨心所欲地活著。


在職場上懷孕彷彿是一種懲罰,不僅回不到原本的職位,還被用更嚴格的標準對待。

職業女性生了小孩後,職場會變成什麼樣的風景?

朋友的姊姊(簡稱A小姐)求子多年,終於在三十多歲時,以偏高齡產婦的身份生下女兒。這本來是一件很甜蜜的事情,十個月膽戰心驚的過去了,她以為從此她的生活就圓滿了,她原先在職場上本來就正在發光發熱,寶寶也很健康,有時候她都覺得自己簡直幸運的讓人忌妒。

可那不過是個錯覺,照顧寶寶讓她筋疲力盡,回到職場上原先君臣相得的上司,開始質疑她的每個提案,即便她卯足全力在專案上、即便績效比產前更加亮眼,依舊不能向他人證明自己的能力依舊。在職場上懷孕彷彿是一種罪,必須冒著可能被解雇的風險,就算幸運回到原本的崗位,卻被用更嚴格的標準審視。

生下女兒的那年,她的每個專案都交出了漂亮的成績單,但年底主管打的考績,A小姐卻得到了全部門的最低分,因為主管認為她請了太多假,沒有考慮到其他同事們的心情。為此哭了一場的A小姐和父母朋友們抱怨時,十個人有八個問她:退一步想,反正妳先生賺的也夠養家,不差妳一份薪水,妳不如就順勢辭職,在家當貴婦多好。」

退一步想,是為誰想?又還能再退到哪裡去呢?

A小姐和我們一起去看了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,在一個大家意想不到的橋段哭了出來。那只是一段沒什麼起伏與張力的對話,片中金智英打給媽媽,媽媽接起後問了她有沒有吃早餐了,金智英沒什麼表情,站在窗戶前說:「剛剛餵雅英(女兒)時,有順便吃了。媽媽吃了嗎?」,媽媽脫口回答,「當然,妳爸每天早上都要吃早餐,所以跟著吃了。」

她說她看著大螢幕上隔著電話線各自沉默的金智英母女,想起了自己的母親,年夜飯時總是一盤一盤把菜端出去,得體的婉拒大小姑的幫忙,在廚房裡洗洗切切的身影縮得小小的,一點也讓人聯想不到母親曾經是公司裡的金牌業務。


《82 年生的金智英》劇照,圖片來源:電影 預告 截圖。

「有時候我會感覺幸福,但有時候又覺得自己被困住了」

看完這部片,多數生長在台灣的女性會感覺慶幸,至少在職場上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尊重,言語霸凌和性騷擾在台灣都會遭受譴責,不會因為妳是女性,身旁的其他人就漠視不好的事情發生在妳身上。

但不論在韓國還是台灣,身為女性,一生似乎都還是擺脫不了為家庭鞠躬盡瘁的責任,彷彿蠟燭一樣,明亮的照耀了丈夫與孩子的生活,到最後連自己都消失不見。

女權與平等的這條路,漫長的像是沒有盡頭,一代又一代的女性們一邊走一邊開闢,有時候只消稍微回頭看看,滿地的血淚就足以讓人鼻酸,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人,在電影院裡看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。

也許有一天,情況會完全不同,那時候的世界會對女性更加友良,不會再有男性犯下與性相關的罪衍時,毫不害羞的反過來怪受害者穿得太暴露;女孩子們也可以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模樣,不用活在社會的標準裡,當有人要妳以家庭的大局為重時,可以大器的回覆別人:我就是我自己最重要的大局,我以自己的人生為重。

最後想說的是,女性主義不是給女性特權,只是一種平等意識的崛起,女性主義也沒有想要打倒男性,畢竟這世界人人生而平等,沒有誰需要因為誰站起來而失去什麼。由衷希望世界上所有性別狀態的人,都能因為彼此的理解與自己的自覺,得到最舒適的生活。

雖然那一天,還在很遙遠的未來。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