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有病去看醫生很難嗎」社會遺棄我 卻要我假裝一切如常

個人觀點

by 薛丁格的熊 81 瀏覽次數 comments


(圖片翻攝自Unsplash)


(圖片翻攝自Unsplash)

有病就去看醫生?社會的善意或許才是解藥

應該有很多人,都是自殺未遂被送進醫院,才進一步確診憂鬱症或其他身心症狀,因為罹患憂鬱症的人,多半在現實生活中過得不太順利,不是說壓力很大、生活遭遇重大變故就會生病,但罹患精神疾病的人多半都長期過的不快樂,久處焦慮與悲傷之中,漸漸無法分辨出自己是不是生病、需不需要看治療,俗稱「病識感喪失」。病識感是一種很玄的東西,雖然不會如影隨形,但其面向之廣堪比光譜,讓人難以斷言,以醫學的角度來解釋的話,病識感是指病人知道自己生病,明白自己需要接受治療,甚至清楚自己會因此難以融入社會,理論上病識感是痊癒的關鍵因素,因為缺乏病識感會讓人不願意就醫,就算服藥治療效果也不好,但具病識感的病友,往往又被社會眼光與自我認同夾殺,變得更自卑、更憂鬱,反而更容易掉進惡性循環中,相信有看過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應該可以理解,不然思聰也不會痛苦莫名甚至抗拒藥物治療。

身患精神疾病之人,有些能夠如常態人一般地生活,但有些則受腦部功能失調所苦,每分每秒都在幻覺、妄想與現實之間拉扯,偶爾回歸現實世界,宛如從怪誕的夢中甦醒,迎面撞上自己已是精神病患的事實。有病就去看醫生這件事情,對於常態人來說理所當然,但對於身患精神疾病的異人們來說,卻是身心靈搏鬥後的成果,產生病識感只是治療的第一步,但卻不是最重要的一步,在異人們漫長的痊癒之路上,比起服藥就醫,更關鍵的是產生病識感之後,社會與家庭能否給予相對應的心理支持、生活適應和社會扶助。

借一句電影《小丑》裡的台詞:「你把一個被社會拋棄的精神病患當作垃圾一般對待,你會得到什麼呢?你會得到你該得到的」。你我皆眾生,並非全知全能,對於精神疾病,無論是異人自己還是社會大眾,都可以說是束手無策,自殺者、隨機殺人、精神病患家園,這些主題之所以引起關注、成為報導題材,是因為他們真實存在,並且足以牽動社會影響所有人,但醫療科技、社會體系對於疾病的理解卻是緩慢的,避諱死亡與疾病的風俗,又讓社會傾向將自殺或精神疾病視為個人因素所致,是因為他不夠堅強、是因為她想太多、是因為病患自己不就醫,但自殺與精神疾病的發生,往往與整個社會的問題相呼應,這些陷落在人生低谷中的人們,都是被家庭與社會放棄,只得往常態的反方向獨自走去,徘徊於社會的最邊緣處。

回到開頭的疑問,同樣都是憂鬱與自殺,凡胎俗子沒有屈原的情操包裝便屢遭唾罵,或許是因為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還太遠、汙名還沒能洗刷。藥物治療有其極限,周遭他人能做的,其實遠比一顆藥還多,先有理解才有希望,對於那些獨自走向遙遠彼方的異人們,若大眾願意釋出一點體諒的善意,或許就能成為他們幽谷中的一線曙光,幫助他們面對疾病取得平衡。
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