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想有個家 流浪憨兒窩居市場撿剩食維生

教育 學習

by 優視編輯 225 瀏覽次數 comments

雖如今社會福利制度逐漸完善,身心障礙相關照護機構也已經普及,但社會角落仍有許多身心障礙者,因為照護者離世、不堪負荷種種原因,獨自流浪無家可歸,也因為沒有收入來源,無法入住機構得到照顧。仁友愛心家園除提供日照服務,亦為無家可歸的身心障礙者們提供收容服務,專為18歲以上的成年障友提供陪伴與照護。

入住仁友愛心家園 唐寶寶流浪三年終於有個家

化名小華的學員,曾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唐寶寶,每日遊蕩在北投市場尋覓吃食,日子過的千辛萬苦,甚至得面對周遭的異樣眼光。路過的人們時常因為小華露宿街頭的痕跡而嫌棄、驅趕他。

「唉唷,這是哪家的野孩子啊?全身髒兮兮的好臭,不要靠近我。」

「臭小鬼!給我滾回來~誰叫你偷吃我的便當啊!」

「不去工作,整天在這裡騙吃騙喝,真可憐。」

小華是一位重度多重障礙的唐氏症患者,出生不久,母親便與正在監獄服刑的父親離婚,拋下小華再沒回顧過。父親出獄後又因病去世,失去雙親的小華自小由阿嬤一手照顧成人,但好景不常,阿嬤離世後,無人照顧的小華便開始了流浪的生活,隻身窩居在北投菜市場內靜僻的一個樓梯角落,唯一能休息的地方僅是一套民眾捐贈的寢具,日常的飲食則仰賴附近好心攤販分食的菜飯,有一餐沒一餐的度過了將近三年的時間。

後來經民眾通報,社會局才了解小華的困境並將他轉介到仁友愛心家園,讓小華再次擁有了一個家。一個天真單純的憨兒,沒有選擇地來到這世上、沒有選擇地失去了父母,住在漸漸成長成大人的身體裡,靈魂卻仍舊不諳世事。成年人的外貌隔絕了社會大眾的體諒,讓小華原本就很辛苦的流浪生活,變得更加煎熬。

每當用餐完畢,小華便會穿上圍裙進廚房,認真地將大家的碗盤一個一個洗得清潔溜溜。

渴望擁有家庭的溫暖 憨兒每晚假裝打電話給爸媽

小華來到仁友愛心家園已經超過十五年了,平時最喜歡用燦爛的笑容向教保老師們撒嬌,獲得鼓勵時,儘管只是得到一句簡單的讚美,也會立刻露出滿足又快樂的笑容,彷彿獲頒重大獎項一般樂不可支。性格天真的他,有時也會因為過於興奮而被老師們糾正,而每次受教保老師指正時,小華又會露出椎心刺骨的神情,彷彿害怕因此再度遭到遺棄,讓仁友的老師們都相當心疼。

教保老師們說,仁友的憨兒們都有自己的故事,小華雖看似活潑快樂,其實卻極度缺乏安全感。在小華規律的日常作息中,每晚有一個雷打不動的行程,在那段時間裡,小華會假裝打電話,想像另一頭有著關懷他的父母,對著空氣傾訴對親情的渴望。這種自我對話的時間結束後,若是教保老師問他剛剛在跟誰講電話,小華的表情會變得有些難以捉摸,彷彿隱藏傷心般地告訴老師,他剛剛跟爸爸媽媽講電話了。

可見雖然從小便失去了父母的陪伴,小華內心深處依然非常渴望家庭與親情的溫暖。為此,仁友愛心家園努力想建立一個可供憨兒們安心生活的家園,讓像小華這樣的大孩子,能夠有一個歸屬、能再次擁有親人的關愛與陪伴。

好動且熱愛表現的小華,也是仁友憨樂打擊樂團的成員,常常外出表演,在不同舞台上發光發熱。

聽見憨兒心聲 仁友籌建家園許憨兒一個家

仁友愛心家園裡住著近75位憨兒天使,超過半數早已失去親人,或是父母皆已年邁、家庭無力照顧,在來到仁友前,他們有的曾在街頭流浪,有的被親人當作皮球踢來踢去,每天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。

然而,面臨租約到期的問題,仁友將於110年從大溪搬到新屋,目前新家園第二期工程款尚缺1695萬,家園近期推出母親節義賣活動,籌措重建家園經費,但受疫情影響,銷售量遠不如預期,懇請大家多多支持,一起幫憨兒找個家!
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