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生保健法吵什麼? 3月起已婚女性人工流產將無須配偶同意

個人觀點

by 薛丁格的熊 306 瀏覽次數 comments

國健署日前釋出消息,指名明年3月預計啟動修法,將現行《優生保健法》更名,並且修訂第9條第6款規定,未來已婚女性若欲接受人工流產手術將不必經過配偶同意。

在論壇上,正反兩方的論述大概可以分為兩種,贊成修法的人認為,子宮是女性的,器官如何使用應該由身體主人自己決定,反對者的說法就多一點,有些覺得修法破壞家庭倫理,有的人覺得胎兒的生命不應該踐踏,也有人說,男性也有出精子本來就應該要有一半的決定權。

至於胎兒的命也是命這件事情,會持這個論點的人,想必都是覺得每個生命都值得被善待吧,那麼換個角度想想,不被期待的情況下出生的孩子,終身都將揣懷著毀了母親人生的罪惡感與不被愛的自我厭惡,背負諸多痛苦地成長,這樣被不情願地生下來真的算得上是被善待了嗎?

家庭價值並不是單靠犧牲女性的自主權就能維繫。

明明子宮是我的,要不要繼續懷孕為什麼要經過別人的同意?

關於「男性有出精子,所以有胎兒一半的決定權利、所以妻子的子宮要怎麼用,他有權利干涉」這一論點,個人覺得很荒謬。若真的要這樣說,充其量夫妻雙方各自都有權干涉的只有「受精卵」,如果有一天科技發達到能夠透過人工生殖的方式去培育受精卵,這種我出一半妳也出一半,大家要一起決定才公平的論點,才真正公平。

淺白地說,子宮是女性的器官,孕育生命這件事情時常被美化,浪漫地賦予各式各樣好聽的寓意,但其實生育這件事情,即便科技再進步都是一種對母體的創傷,在懷胎過程中,胚胎將消耗母親的生機、吃走母體本來能獲得的養分,還有一些不受歡迎的伴手禮,撐脫變形的骨盆、流失的骨質、脫落的頭髮、再也不會好的腰酸背痛。

即便科技再發達,懷孕生產對女性仍然是一件危險的事情。

雖然每個人體質不同,遭遇的狀況也不一樣,但懷孕從初始直到分娩,對多數女性來說都並不是一種舒適的體驗,孕吐會讓女性的食道、胃壁、牙齦受傷,隨著胎兒漸漸長大,器官位移將壓迫母體,許多女性懷孕時幾乎整日都處於呼吸不順暢、心跳淺快的困擾中,就連夜間也因為頻尿和頭痛而無法好好休息,有些時候母體還得面對妊娠症候群,並且因為母子血脈相連而無法用藥,只能憑藉意志力硬生生忍耐住。

無論是懷著孕的10個月,還是產後的人生,比起男性,女性因而直接受到的影響、承擔的風險都相對更加巨大,有什麼理由足以讓女性必須得到配偶的同意,才能決定要怎麼對待自己的身體器官?

身體自主權是基本權利,女性不該因為結婚就得獻出一部份的身體自主權。

修法是為了將身體自主權「歸還」女性,不是為了從丈夫手中「剝奪」什麼

反對修正優生保健法的人,理由多半是認為丈夫在婚姻中的權利被剝奪,而且舉證的實例都過於極端,但法律原本就是為了保障人類基本權利的最低底線而存在,被提出的極端例子,正好就是因法律出現了漏洞,沒能接住那些已經連最基本權利都無法自己保護的人,而現在許多人都看見了、想要補足這個漏洞,所以才有人提出修正的建議、甚至發起連署,最後才讓國健署發出聲明嗎?

婚姻裡存在各種形式的暴力,當然也包含性侵,而且世界上目前也沒有一個真正能100%避孕的方法,即便吃事前事後藥、戴保險套,還是有懷孕的可能。在正常婚姻狀態中的男女雙方,當然會以認真的態度去討論胚胎的去留,但是對於正在遭受家暴、遭遇外遇的女性來說,優生保健法第9條第6款的但書,卻會讓這些女性別無選擇地掉進更加痛苦的困境中。

在婚姻中遭受折磨的女性,有時連「懷孕」本身都是受暴的結果。

修改優生保健法第9條第6款,並不是為了「剝奪」丈夫的權利,而是希望盡可能地降低更多悲劇發生的可能性,而且被拿來舉例的「妻生7小時「子宮軟掉」噴3千CC血 夫拒開刀:繼續生」這種新聞,並不如某些人想像中的極端或少數,這是發生過的事實,或許也是某些女性的現在式與未來式。

PTT曾有一個困擾的丈夫發文求助,因為妻子懷孕但不願生下二寶,討論串有許多不同建議,先生在溝通後理解了太太不願意的原因,最終達成不生下來的共識。討論串中,有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回文寫道:「只要耍賴死不跟他離婚、也不要簽人工流產同意書,這段期間不要失蹤不要精神出狀況,你老婆也來不及在這麼短時間內訴請判決離婚。不管你老婆多『愛自由』、哭著說想墮胎幾次,從法律上來說,就是得生,『他的子宮,他的人生,你可以決定,法律賦予你的』」。

現行社會制度下女性付出的育兒成本與心力都比男性更多,這種變相剝削常讓女性不願意懷孕生子。

又或者隨便點開論壇裡相關的討論,多的是男性留下「小王無套到爽的時代來臨」、「能否法律統一規定,出生就驗DNA」,先不提到底是怎麼從女性自己決定要不要墮胎,聯想到女性不用徵得丈夫同意就可以墮胎未來一定會瘋狂出軌,留下這些留言的人,你們真的有用膝蓋以外的地方思考過嗎?

家庭價值並不是單靠犧牲女性的身體自主權就能維繫,與其堅持用優生保健法限制,不如坐下來好好跟配偶溝通。在人工流產需不需要配偶同意的這個議題上,雖然最直接探討的是女性的身體自主權,但其實也間接反映出了一些問題,讓女性漸漸不願意走入家庭,也許是男性在家庭參與度上的不足、難解的婆媳問題,或是生育後的不自由感,既然大多數人在意家庭價值,不妨趁這個議題好好思考一下到底什麼地方出了問題、又該怎麼改善。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