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作流程再設計助身心障者重建自我肯定 憨兒小敏:原來我也做得到

教育 學習

by 優視編輯 195 瀏覽次數 comments

身心障礙的朋友們,大多數的人因為天生的障礙,限制了他們的學習、交友、工作以及生活圈。在一般人眼中看似簡單的動作,對特定障別的身心障礙者來說卻是困難的,例如咀嚼,對一般人而言也許宛若呼吸一般容易,但對身心障礙者來說,卻需要仰賴他人協助或輔助器具的協助;又或者飲水,多數人感到口渴便明白身體需要補充水分,但對於心智障礙者來說,往往需要一次又一次的訓練,才能將「口渴的感覺」與「需要補充水分」連結,直到可以在不依靠他人幫助的情況下,自行判斷什麼時候該補充水分。

在愛啟兒小作所中,除了依照每個學員的狀況與需求,進行相關訓練之外,服務對象也會學習做一些代工,雖然流程都經過教保老師們的再設計後相對簡單,但每一個小環節仍需要不斷不斷的練習與修正,甚至於需要透過輔助的器材才能完成。

只要有適當的輔具幫助,心智障礙者也能流暢地進行代工。

缺乏系統化訓練,畢業後心智障礙者不斷退化

十二年國教後的安置與安養的問題, 是心智障礙者的終身規劃的一個重要課程,許多身心障者離開特教體系後,由於缺乏規律訓練的環境,生活自理能力會迅速退化,恩此對於身心障者父母來說,尋找能夠提供系統性訓練的機構,幫助已成年的孩子維持生活自理能力,實屬一大難題。

樂觀開朗的小敏(化名)在進入愛啟兒小作所前,已經待在家中將近6年,從特殊學校畢業後,雖然疼愛她的家人積極地為小敏尋找合適的銜接單位,但卻遲遲等不到中意機構的名額,而小敏也因為先天的精神障礙與智能障礙,離開學校後失去過往規律的訓練,退化速度快的家人們措手不及,一直到後來進入愛啟兒小作所,才漸漸在教保老師們的陪伴與訓練引導中,拾回部分生活能力。

因為長達6年未曾與外界接觸,小敏剛來到小作所時,時常出現適應不良的情況,不僅不願和學員們一起練習代工工作,也很抗拒教保老師們規劃的訓練課程,常常獨自一人蹲坐在教室門口,這樣的狀態持續了3-4個月的時間,才在教保老師們的引導下漸漸好轉,小敏願意進入教室後,也慢慢的開始參與活動與課程。

一轉眼,小敏來到小作所業已6年,從一開始的拒絕排斥,到現在已經能好的融入團體課程活動中。

雖然因為疫情使得代工作業的品項有所更動,但愛啟兒的學員們仍能在教保員的引導下完成新品項的代工作業。

身為教保員:因應疫情衝擊重新設計代工流程,全力幫助學員重建自我肯定

在愛啟兒,小作所會為學員們安排固定的代工工作,從襪子包裝,夾片包裝到墊圈廢料拔除,讓學員藉由一再重複的作業過程訓練手部肌肉與認知能力,且透過輔具順利完成代工作業,也讓學員們獲得了相當的成就感。愛啟兒關懷協會理事長賴幸宜說,學員們完成代工工作時,常常快樂地圍著老師們說「老師我很棒吧」,讓我們很感動,教保老師們也會跟著快樂起來,代工工作雖是簡單的事,但能達到訓練效果,還能幫助學員們重新建立自信。

然而,面對如今疫情危及全球,代工身為產業鏈中脆弱的一環,首當其衝開始出現代工量大減及更換品項的情況,對於愛啟兒小作所的學員來說,一時無法調整原先習慣的代工模式與作業速度,往往會出現不適應的症狀,使得部分學員短期無法參與代工工作,為因應此狀況小作所只好依據學員們的能力分流,安排不同的代工工作。

多數學員都很想參與新更換品項的代工作業,小敏也是,但是因為短時間難以設計出新的流程步驟,並讓小敏和學員們練習至上手,為了不讓學員們失望,教保老師們便利用課後,為小敏和其他不適應新代工品項的學員們,進行一對一教學。雖然小敏目前只掌握了三個工作流程中的其中一環,但透過和其他學員分工合作,也順利參與了新品項代工。

教保老師玉滿說,工作結束後她快樂說我會做到新的工作了,她的那份自信和成就感,讓我感動的同時,也讓我看見身為教保員的價值所在。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