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屈原投水談自殺與陪伴:難的是保持希望時,卻必須絕口不提期望

冷知識

by 薛丁格的熊 191 瀏覽次數 comments

每年鄰近端午節的時候,我都不免想起這個日子在某種意義上,算是一個古人的自殺紀念日。古代太多文人抑鬱而終,從來沒有人以憂鬱症患者的角度看待過屈原,如果那個時代也有自殺防治專線,有一套社會支持系統,對人生失望的屈原是不是就不會一心求死?

但話又說回來,面對身邊有自殺意念的親朋好友,我們該怎麼給予協助呢?而我們又真的對於有自殺意念的人們足夠友善、給予必要的社會支持了嗎?

2019年南韓女團f(X)成員雪莉因來自網路的惡評自殺身亡,曾在節目中透露覺得辛苦但無處可以訴說。(圖/翻攝自雪莉IG @jelly_jilli

「葬於江魚之腹」痛苦無法和解 只好自盡以求解脫

不久後就是端午節,不可免俗地大眾都會在這個節日裡吃點粽子、划個龍舟,這些習俗緣自於一位才子,據說屈原身兼作家、花美男、楚國貴族、忠臣,也有一說他是楚懷王的親密愛人,關於最後一個身分多存於鄉野奇談中,且按下不表。這位自溺以明志的美男,據說當年峨冠博帶相當俊逸,又才華洋溢,理論上來說應該情場官場兩得意,卻只得後人一個沉鬱淒美的評價。很多人說他自投汨羅江是因為勸諫楚懷王未果只好以身殉國,但從屈原時常以美人、香草自比的辭句來看,我想應該是因為他「求而不得」。

屈原本是楚國直系貴族,家道中落幸蒙楚懷王賞識,擔任三閭大夫為楚懷王管理皇親貴族間的大小事,官途順暢一路升格,沒多久便官拜左徒成為楚懷王的左膀右臂,但得意不久就因為職場勾心鬥角吃了悶虧,在同事靳尚帶頭排擠下,漸漸被擠出核心團隊,最終遭楚懷王放逐。

他是有理想又有抱負的人,如果不是因為張儀、靳尚從中作梗,楚國有大概率可以在屈原的領導下,成為與秦國並駕齊驅的繁榮大國,但他空懷治國平天下的大願,卻在政爭中被架空,只能眼見楚懷王偏聽偏信、昏招連出,最終以人質的身分在秦國病亡。

他去世前的一切冀望,幾乎都求而不得,他求過君王審度時勢,也求過君王不要發兵攻打秦國,卻被斥責驅逐,流放途中一路顛簸,還沒顛到頭就聽聞楚國都城被攻破,眼看國破一生所求再也不可得,在極度失望與痛苦中,抱石自沉於寒澈的江水之中,屍骨未寒就先涼透了心。

屈原死於精神層次的痛苦,因為所求不得徒生怨憎憂悲,苦到最頂點,收綁不住只好向外溢出,為求逃離滿是痛苦的此間*,他不惜命,連身帶心全部捨棄。

註:「此間」意為這裡、此地,引申為人世間。

2017年韓國南子團體SHINee成員金鐘鉉自殺身亡,留下的遺書裡提到選擇離開是因為太辛苦了。(圖/翻攝自SHINee官方facebook

「如果問我為什麼走了,那是因為太辛苦了。」

若世界上有一部儀器,能將人類的心理活動拆解成畫面,屈原自殺前的每一幀一定都相當痛苦。他試過將自己投射在香草美人的形象上,寬慰自己的懷才不遇;又或者藉由世人皆濁我獨清的自問自答,抵銷被放逐的痛苦;也試過批判張儀、靳尚群小誤國,將君王不再賞識自己的失落合理化。

為了減低內心的痛苦,屈原嘗試過這麼多方法,但即便下意識地啟動了心理防衛機制,卻也沒能將他從絕路上救回,多數自殺的人在付諸行動前都曾有過相似的歷程,遭遇危機的心靈沒能獲得他人適時的介入,認為自己活下去只會更痛苦的念頭越演越烈,最後失去所有求生的意念。

企圖自殺的人,多半是因為失去了所有身為人的權利,心靈無法承受不得不走上絕路。多數的協助者,出於本能的反應,卻往往連他的最後一個僅剩的權利──自殺權,也想奪走。基於對親友的各種愛,我們會在自殺企圖者透漏自殺念頭的時候,下意識的說「不要胡思亂想」、「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」,或是跟他說「你這樣親友會有多傷心」,但這樣對於陷落低潮的人來說,無疑是在他不堪負荷的精神狀態中壓上最後一根稻草。

想要協助正處在崩潰邊緣的自殺預備役,其實可以透過簡單幾個方式,讓他知道他有自殺的權利、有悲傷的權利、但同時也有不自殺的權利,把被剝奪殆盡權利還給他,讓他自己明白,其實手中還握有更多選擇。(相關文章:憂鬱症是不知足、想開就好? 關於憂鬱症該有的5個正確觀念 )

身邊有人想自殺時,我們總是措手不及,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留住他。(圖/來源PAKUTASO)

面對自殺企圖者,可以做的事

面對自殺企圖者,最首要也最重要的事就是傾聽,並且正確瞭解企圖自殺者真實的意思,可能的話,小心地移開可能致命的武器。這個過程相當困難,不論心理還是身理都會面臨一定程度的壓力,因此過程中,請保持冷靜並留心保護自己。

1.持續陪伴:在你確定他無自殺企圖前,不要讓他落單

痛苦到極致的人,通常都很孤獨,雖然不需要別人的打擾,卻很需要親近之人的陪伴。即便沒有任何心理治療或諮商的背景知識,一般人也能「安靜的陪伴」,沒話說不必硬聊,但如果可以,順其自然地和自殺企圖者聊聊天,但切記不要提一些空泛的安慰。

陪伴者可以試著單刀直入的問「為什麼想自殺?打算怎麼做?」,基本上自殺企圖者說得越多,真的自殺的可能性就越低。因為在回答問題的時候,自殺企圖者會透露出很多陪伴者可以突破的缺口,比方說,自殺企圖者說;「我每天看著火車進站,但會有種很想跳下去的衝動」,單單從這句話,就能發現自殺企圖者的掙扎,他天天想著,卻沒有真的跳下去,表示他很努力掙扎著要活下來,陪伴者便能以這點為突破口,去稱讚自殺企圖者:「努力撐下來辛苦了,做得很好喔」,當然,是稱讚他的選擇,而不是想跳下去的意圖。

2.醫療協助:必要時安排自殺企圖者住院

雖然前面提過,要把自殺與悲傷的權利還給他,但當陪伴者以溫和的方式,也無法協助自殺企圖者順利度過自殺衝動的時候,請務必打電話請求協助,給親人或是醫療人員都可以,尤其是自殺企圖者已經以利器劃傷自己,請盡快協助就醫。

多數情況下,自殺企圖者在做出決定的時候,大腦的主控權受血清素挾制,意識並不完全自由。心理學相關研究顯示,多數自殺未遂者,回想並描述自殺當下的感覺時,多數人的反應是,雖然做出行為的當下覺得真的解脫了,但下一秒緊接者會感到非常非常後悔。自殺是一種無法控制的衝動,當情緒的高峰點過去,便會緩和下來,如果可能的話,請在自殺企圖者嘗試傷害自己時,分散他的注意力。

3.照顧好自己:陪伴自殺企圖者是長期抗戰

陪伴有自殺企圖的人是非常辛苦的事情,如果可能請建立一個輪班表,讓親友們在自殺企圖者的危機尚未過去前輪流陪伴,畢竟孤軍奮戰下副本,往往會把自己賠進去。

有些時候,出於自殺企圖者的請求,我們會幫自殺企圖者保密,但其實正確的做法,是要讓他身邊的親人與其他親近的朋友知道他的狀況,因為陪伴者通常沒辦法僅告自己的力量幫助自殺企圖者,讓其他親友理解狀況,其他人才有辦法及時介入,提供必要的幫助。

這件事情會像減肥一樣,是一段長期作戰,所以在照顧對方的同時,也要懂得照顧自己,別讓身體累垮,若察覺自己因接收太多負面情緒,變得疲憊不堪,可以去運動放鬆,或是自己也尋求諮商協助。

盼每個陪伴者都能在照顧好自己的情況下幫助自殺企圖者。(圖/來源Unsplash)

致陪伴自殺者的你:他的命不是你的責任

對於陪伴者來說「劃出界線」是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,套句老話:「悲傷是具有傳染力的」,每個人都是凡胎肉體的普通人,適當的拒絕,反而能夠保證陪伴的品質,也不會過度消耗自己,畢竟陪伴自殺企圖者不是件省心省力的事情,既要保持對他的希望,卻又要警惕自己絕不能說出口對他的期望。

除了危機介入,社會支持對於自殺企圖者的幫助,其實更加重要。社會支持聽起來很難、很專業,但其實說白了,就是來自他人的關心與協助。對於自殺企圖者來說,社會支持能夠成為轉機,對陪伴者來說,則如打副本時能幫忙補血的好隊友,感到辛苦時有個人能傾訴,甚至給予專業建議,往往能讓悲傷得到紓解。

曾有人以殞落的星星來比喻自殺去世的人們,因為他們存在每個人的生活中,也許是深夜會陪你聊天的朋友、職場上會慷慨幫你解圍的同事,他們默不作聲,盡可能不麻煩別人,像夜空中光暈不刺眼的星星,最後掙扎著,漸漸逸脫直到下定決心自宇宙中殞落。

每個殞落前的星星,都環繞著可查的徵兆,希望每個陪伴在那些星星旁邊的人,都不必孤軍奮戰,能在照顧好自己的情況下,幫助星星重新回到運行的軌道。

  •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:0800-788995
  • 生命線協談專線:1995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