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侵不是源自動物性 穿再少都不必為犯罪行為負責

個人觀點

by 薛丁格的熊 2187 瀏覽次數 comments

23日在臉書上看到一篇文章,作者自稱是一名心理晤談師,論述他認為性侵事件之所以發生的原因,在這篇文章中,他認為性侵只是男性固有的「動物性」,若女性穿著暴露、深夜外出、不自保不自愛的話,便會觸發男人的動物性,讓自己陷入受到侵害的危險中,貼文底下甚至有許多人認同這番言論。

這種說法,正凸顯了性侵害文化的迷思,老實說,身為一名女性看到這種文章不免覺得很悲涼,2020年的台灣,已經有過那麼多惡性事件、有過那麼多人以血和淚倡議尊重他人、宣導不要譴責被害人,但在這一波討論中,大眾似乎依然習慣把性侵害防治的責任放在被害者身上。

素媛因為性侵意外身受重傷,人生自此變得面目全非,但她有什麼錯?她只是去上學而已。(圖片翻攝自電影《希望:為愛重生》)

性衝動不是性侵的主要驅力,請改變對性暴力的偏見

總是有人說,女性就該要有「淑女」的樣子,不要晚歸、要穿著保守的服飾,不打扮的話最好不過了,這樣「自我保護」最安全,因為不引起別人的慾望,就不會遭受性侵害,但事實上,性侵害案件中有70%以上是熟人性侵,跟被害人幾點出門、穿什麼衣服出門一點關係都沒有。

性侵害發生後,值得關注的不應該是「被害人做了什麼」,而是「加害人為什麼可以這樣做」,就如同我們走在路上莫名被球砸到時,會第一時間查看球是誰丟的並且指責對方一樣。但有趣的是,這個社會提起性侵受害者時,總是會先審查她的衣著言行,必須全白無瑕不然就只是剛好,但討論性侵加害人的時候,總是會說「血氣方剛、一時衝動」,將性暴力包裝成一種雄性的象徵、一種動物性本能,彷彿與生俱來,彷彿下體多出來的二兩肉是他們思維的中心,只要勃起便無法自控,會發生性暴力也很合理。

但是,真的是這樣嗎?我想不是的,性暴力的發生跟衝動無關,只是一種支配權力的展現,多數人並不會輕易越過底線以暴力強迫他人,因為前額葉健全的人都明白自己沒有那種權力。

「What Were You Wearing」展出性侵受害者在案發當時穿的服裝。(圖中字卡翻譯:「事發後我有幾天沒去上班。當我把這件事告訴我的老闆時,她問我:你當時穿的是甚麼衣服?。我回答說:『短袖上衣和牛仔褲,不然你去打籃球會怎麼穿?』之後我轉身離開,再也沒有回去。」)

性侵跟性衝動其實沒什麼關係,起碼性衝動不是性侵事件的主因。從性暴力實際案例來看,受害者的年齡分布很廣,從嬰孩到長輩都有,而根據比利時性侵受害者衣物展的統計數據顯示,性侵的發生跟衣著也沒有太大的關連,所以性別、年齡、外貌都不是性侵發生的原因,並不如某位心理晤談師所言,是因為受害者好誘人引起他人性慾才招致災厄。

(圖片擷取自粉專@註冊組長Adair)

無論人類再怎麼美化包裝,其實性暴力是一種人類劣根性的展現,不自覺地將他人分類成不同階級,又自以為高人一等地擁有「支配」相對弱勢者的權力,所以許多性侵犯被捕時,常常向法官辯解「我沒有錯,破麻就該被這樣對待」,或是乾脆說「我有錯但受害人也不無辜,誰讓她/他不自愛」。

性侵的發生,是因為權力位階的不對等、是因為加害人打從心底不把被害者當人看。

自制力低下是個人問題,不是被害者的責任

每次在電視或網路新聞裡看到性暴力相關案件的描述,都讓我感到很困惑,尤其加害者為男性時,時常會出現「偶發性」、「衝動發生」之類的敘述,我不能理解,為什麼在性暴力中,男性的本能就要被體諒呢?既然人們在聽聞一樁搶劫殺人案件時,並不會設身處地的為嫌犯開脫,說是因為珠寶太迷人了搶匪才會把持不住衝動,那麼又為什麼要袒護犯下性暴力的人?

(圖片擷取自粉專@陳穎青)

追根究柢,或許是因為錯誤的文化和觀念,很多人都說自己當然知道性侵案件發生不該責怪受害者,卻轉過頭告訴兒女和親朋好友要避免這個避免那個,以免遭受性暴力,其實這樣的觀念會造就一種錯覺,以為只要充分預防就不會發生,進而導致真的有性暴力事件發生時,很多人會誤以為這些是受害者的問題,因為她/他沒有預防才會遭遇這樣的暴行。

但其實,社會真正需要的不是預防措施,而是正視這個問題,透過教育和其他力量盡可能地防止任何人變成一名性暴力加害者。如同翻拍自真實案件的印度電影《一個母親的復仇》裡的那句台詞:「我教了我女兒二十年,讓她知道怎麼保護自己。而你卻一秒都沒有過你兒子,不要傷害他人」。

改編自印度公車輪暴案,片中的母親在求助司法無望後,選擇親手向暴徒復仇,也留下了一句令人聞之落淚的質問:「我教了我女兒二十年,讓她知道怎麼保護自己。而你卻一秒都沒有過你兒子,不要傷害他人」。(圖片翻攝自電影《 一個母親的復仇》劇照海報)

這種事情不是只發生在電影裡,而是在所有人的日常生活中隨時隨地上演,父權文化的陰影之下,有許多驚世駭俗的東西,並沒有隨著時代的進步被沖刷乾淨,比方說最近登上熱蒐的關鍵字──女人該打,又或是其他鼓吹親密暴力的梗圖,這些惡意都被用玩笑話包裝起來,輕巧的帶過甚至得到熱烈的迴響,卻在不知不覺中,將所有相對弱勢者(不論性別為何)推向一個「活該被OOXX」的地獄之中。

話又說回來,自制力低下是個人問題,與性別無關。

前額葉是個好用的東西,希望人人都有一個。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