職場菜鳥真心話──CP值高不如有價值

個人觀點

by 薛丁格的熊 272 瀏覽次數 comments

大概兩三年前開始,CP值變成了一種,用來評斷事物價值的形容詞,比方說餐廳或是產品,越物美價廉越容易成為媒體寵兒一夕爆紅,但若用來形容一個人,往往不代表褒獎,尤其是在職場上。

有一種典型的員工,任勞任怨從不推辭工作,就算是業務範圍以外的也全數笑納,他的高CP值公司上下都看在眼裡,但通常公司面臨財務問題必須縮編人力時,第一個被裁掉的也是這種CP值很高的典型員工,原因無關公平,畢竟職場上也沒什麼公平不公平。

原因在於,性能與價格之間更被看重的不是價格多便宜,而是性能多好。

努力嘗試後希望有人稱讚是人之常情,但職場往往又是一個最不講人情的地方。(圖片翻攝自電影《穿著Prada的惡魔The Devil Wears Prada》)

「我想多數人其實應該也不是真的想被公平地對待」

前幾天下班,通勤的公車擠的水洩不通,意外聽了一路隔壁大學生們聊各自光怪陸離的打工經驗,讓我想起自己學生時代的打工,回想起來真的是無限感慨。

上大學後我曾在補習班當過帶班導師,那是一間滿有名氣的補習班,當時補習班同時有兩個主任,雖然剛好都是女強人類型的女性,但氣場天差地別,硬要比喻的話大概就像鑽石與玻璃。鑽石主任幹練幽默,企劃能力又超強,理論上應該比一急就跳腳的玻璃主任更受老闆重視,但其實鑽石主任卻常常吃悶虧,一個人擔下巨額工作量。

有次颱風,補習班開始上課前十分鐘才宣布停課,我跟其他導師們目睹玻璃主任一走了之,只好自力更生把已經到班的學生趕回家,完成任務後大家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卡下班,沒多久人就幾乎走光了,偌大的辦公室裡只剩鑽石主任,一個人抱著一疊批退多次的招生方案在座位上奮鬥。

記得那一期招生成果很豐滿,老闆很愉快,但裝著厚厚績效獎金的紅包卻被頒給了玻璃主任,老闆稱讚玻璃主任時,我看見鑽石主任站在自己的座位,妝點合宜的臉上笑得從容,但按在桌面上的右手,卻從指尖開始泛起重壓後的死白。

後來她離職,被高薪挖腳到連鎖大型補習班,歡送的餐敘上,我偷偷問她為什麼面對不公平不據理力爭時,她笑著問我覺得職場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,告訴我,職場的本質本來就是不公平的,「而且,我想多數人其實應該也不是真的想被公平地對待」。

解決問題過程中的一切經歷,雖然不一定對人生有幫助,但卻是菜鳥們升級的必要養分(圖片翻攝自Unsplash)

關於職場:不公平是常態

時隔幾年,我脫離學生的身分、手捧菜鳥這塊金字招牌,在職場上一路七跌八撞,才終於體會過來,那時鑽石主任為什麼這樣講。這樣說吧,職場,是一個性質特殊的交易場域,員工以自身的能力、精神、時間換取酬勞,而公司則依照勞務、資歷與其他標準調整給予的報酬,因此職場上的公平很難定義,尤其是與錢相關的東西,比方說獎金與薪水。

應該很多人都有過「交派的事情這麼多,什麼都叫我做,薪水怎麼不分我啊!」的想法,我也是,意難平時總覺得自己的付出與收穫不成正比。

抱怨不公平的人,通常都會大聲疾呼希望被公司公平地對待,但後來我發現,多數會在職場上追求公平的人,通常都是基層、不受重視,或是從高處跌下來的員工。因為備受公司重視的人,往往都低調地享受著千奇百怪的特權,比方說上班時間自由心證,10:30進辦公室不算遲到、14:30進辦公室也不算遲到,但還是無名氏的菜鳥們卻連中午吃飯都得爭分奪秒,因為必須按照規矩,在午休時間結束前回到工作崗位。

紅牌式的特權,不是人人都有,但人人都想要,所以升遷這件事情格外振奮人心,因為升官以後,就能告別以往大鍋飯一樣的待遇。世人都喜歡「自己很出眾、很特別」這樣的感受,獲得肯定的人會為了持續的獲得公司的寵信,在職場上全力以赴,深知如何蘿蔔鞭子兩手操作的老闆與主管,為追求工作效率的最佳化,也會給予紅牌員工更多資源與福利,一方面鞭策其他員工奮發向上,一方面維持住紅牌的最大輸出率。

誠實地說,應該沒有人會顧慮公平而拒絕公司的恩寵,反而會笑納,回家一臉喜聞樂見地跟親友說自己終於受到公司的重視,所以,人們在職場上追求的,其實是被重用的特權,畢竟如果不被偏愛,就與加薪升遷無緣。

職場上的公平,只是得不到資源、或是一朝失去重視時用來安慰自己的口號。

對普通人來說,大部分時間裡世界都是不公平的,其中某些人會想辦法讓這種不公平不再能威脅自己。(圖片翻攝自電影《關鍵少數 Hidden Figures》)

與其追求CP值,不如想辦法提升自己的價值

以前剛畢業的時候以為,職場求生術的重點,是提高自己的CP值,在前公司的時候每天挑燈夜戰,一個人做完2、3個人的工作,從不推拒任何加班的要求,但guess what?在年終評核裡,我只拿到了普普通通的乙等,另一個常跟我一起加班的小夥伴也是,瞪著郵件裡的說明把自己哽咽成一條喘不過氣的鹹魚。

周圍其他同事圍過來,有的人送甜點聊表安慰,有的人陪著小夥伴批評公司沒有人情味,我被自己螢幕上出現的乙等兩個字困在了原地,因為沒有出聲,沒被拉進小夥伴身邊那圈同溫層享受眾人安慰,只有一個平時很常指出我盲點的前輩,拍了拍我的肩膀,一反以往的冷漠,溫和地跟我說:「你知道為什麼嗎?因為你們雖然真的做了很多,卻都不是什麼特別的業務」。

簡而言之,就是那些事情雖然花去這麼多的時間與心力,卻只是一件尋常的、換了誰都能做到的業務,因為不具技術含量,所以價值極低且容易被遺忘與丟棄。

CP值這件事情在職場上不是一個良性指標,當職場菜鳥時也許可以用來顯示自己的認真,卻很難長久,因為很少有公司想要一個空有蠻力的員工。打個比方,很多餐廳都會打著高CP值的名堂藉此一炮而紅,但這樣的店大概半年就會關門消失,因為他們為了追求CP值,會無限的放大餐點的量,但價錢又要低,所以「美味」這個餐廳的重點元素就被迫犧牲。

人們通常會很快速的遺忘高CP值的店,一來食量大的人不多,二來吃完走出餐廳時,通常都已經撐到意識模糊,除了量大幾乎沒有留下任何印象,對於一家想不起來廚師的手藝好不好的店,靈長類通常不會想再次光臨,其他CP值更高的店又如雨後春筍一直開,久而久之就遭到大眾遺忘。這個道理相當簡易明瞭,套用在職場上時也是。

雖然職場閱歷依然菜的千瘡百孔,但大致上摸到了一個永恆不變的真理:在職場上,與其提升自己的CP值不如提升價值,畢竟公司不一定會善待做很多事的人,但肯定會重視有價值的員工。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