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社工的她行過無數幽暗之地 為弱勢孩子尋找光輝

助人工作者 Social Worker

by 善耕365公益媒合平台 181 瀏覽次數 comments

文、圖/善耕365

位在台東獄所旁的喜樂課輔班,從外頭就聽的到孩子們「珍妮阿姨」「珍妮阿姨」的呼喚著,她並非社工出身,但投入兒少服務多年,行過無數幽暗之地,及令人窒息不解的家庭面貌。
她沒有道出勵志動聽的故事,而是訴說著一個個孩子真實的黑暗處境。

從更生人的生活輔導員,到孩子中的珍妮阿姨

17年前,生長在大都市的珍妮因為女兒身體過敏,從台北搬至台東定居,先是投入教會的行政工作,又再短暫離開一年至台中 「馨園」從事女性更生人24小時的生活輔導員。當時她陪伴一名吸毒媽媽及照料她還在保溫箱的愛滋嬰兒,時常每日料理一隻全雞,投入關心與愛,進出醫院照顧她插管的嬰兒,但這名媽媽不斷地說謊及吸食強力膠,面對事實的殘酷,及目睹孩子的無辜,讓她帶著疑惑再回到台東...

回到台東後,遇上無辜少女被某機構性侵的案件,種種事件讓珍妮不斷思考思考「我們到底給了孩子什麼 ?」讓她決定在一無所有時,决心全然投入弱勢兒少服務的工作。
「我們要做真實的,不虛假的。」珍妮不願再到資源沒被落實在孩子身上,於幾年前開設服務弱勢家庭的「喜樂課輔班」至今服務上百名孩童,走過多年。

吸毒、失訊、入獄的父母,懸崖上的孩子…

「從沒看過這麼窮的孩子。」許多家中惡劣的生活環境,珍妮以為是在貧富差距很大的緬甸、泰北,才看的到的場景。因為深耕台東,這些年她一幕幕看見暗巷裡的複雜,並揭開一道道殘酷與黑暗,看見截然不同的世界。

一通電話: 「媽媽被收押了!」就趕快去找孩子,不然沒有人照顧他們。被收押的是一個有7個小孩的媽媽,珍妮前往幫忙孩子找地方安置,幫孩子換尿布時,家裡亂七八糟,還找不到尿布放在哪裡。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