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 棲息之地

by 棲息之地 - 3 月前

自費醫材天花板,守住弱勢醫療權最後一道防線?

『支架不用最好的,我只要能活下去、還能賺錢就好,不然也是拖累一整家。醫生,沒有便宜一點的可以用嗎?』診間的日光燈,照不亮患者心中的絕望。弱勢族群就醫,有時候就是這麼卑微,對於自身的病痛,他們不期待最好的治療,只期待用最低廉的方式,儘快、無縫地回到為溫飽打拼的崗位上。生活已經很艱難,如何讓弱勢族群就醫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