種姓與父權 絕望的印度女性與她們的產地

個人觀點

by 薛丁格的熊 800 瀏覽次數 comments

印度加爾基女子大學的結業式慶典活動遭一群男大生闖入,部分喝醉的男生們不停追趕校內近百位女學生們,並且過程中不斷施暴毆打和性侵,而同在現場的警察卻視若無睹,後續偵查過程也異常的被動消極,讓全印度譁然,引起一波關於強姦及女性權益的討論。

事實上,印度身為全球惡性輪姦案件發生最頻繁的國家,對女性的不友善舉世聞名。很多人都說,穿著得體的話就不會被盯上,但在印度就算是全身包得只剩眼睛露出來,都依然無法從強暴犯的手中倖免。被強暴與衣著無關這句話,對生於印度的女性來說,只是一種煽情的口號。現實情況是,不管是掛著黃鼻涕的5歲,還是老到邁不動腿的85歲,只要是女性,都難逃這種厄運。

以往人們在討論印度的性暴力問題時,往往會提到都市裡的貧民窟,並將性犯罪的發生與貧窮、低教育程度等因素畫上等號,但其實並非所有案件都發生在貧民窟之中,而是整個印度都有著同樣的問題。

而當整個社會都默許性暴力的發生時,原因往往不會只是貧窮那麼簡單。

月經羞辱:禁止經期中的女性外出上班上學

印度素有強暴之國的惡名,輪姦、強暴、性騷擾,各式各樣的性暴力都在印度屢見不鮮,我不想單單將原因歸咎在印度的整體國家開發程度上,雖然它確實佔了一部分因素。這麼大的一個國家會淪為強姦的代名詞,究其根本,或許是因為整體社會與宗教信仰的深刻連結。

信仰的力量是驚人的,在印度的所有宗教信仰裡,佔最大宗的印度教不僅色彩鮮明,也與種姓制度綁在一起,使男性主義成為了一種日常生活的準則,讓印度社會的階級制度幾乎沒有翻轉的可能,即便種姓制度已經在1947年時在法律層面上上被廢除,卻依然深刻的影響著社會,帶來了分化與歧視的同時,也為女性帶來了無盡的噩夢。

女子在印度社會的地位似乎永遠都那麼低,深信輪迴的印度有一個說法,作惡的人下輩子會投胎成為賤民,必須在社會的最底層、幹著最骯髒的活,努力贖罪直到受夠了懲罰,下輩子才可以回到四個種姓的階級之中。而作為女性出生在印度,似乎超越賤民成為一種最高級別的懲罰,不僅永遠無法越過男性擁有較好的教育與工作機會,甚至僅僅因為生理正常新陳代謝而有的月經,被宗教視為不潔,必須為膽敢以經血汙穢他人觀感而道歉。

即便種姓制度已經在1947年時被廢除,卻依然深刻的影響著印度社會,為女性與弱勢者帶來了無盡的噩夢。

「強暴不是嚴重的事情 一個好的印度女人應該準備好接受強暴」

在印度極度重男輕女的社會氛圍中,性暴力被最大限度的無罪化,沒有人認真看待這件事情,甚至認為女性本來就應該順從男性。2019年的12月,一起輪暴案件激起了社會輿論,一名女子在遭受慘絕人寰的集體性侵後告上法院,卻在前往法庭的路上被加害人與其男性親友攔截,遭到縱火報復最後因傷勢過重身亡,而更讓人傷心的是,在印度頗具知名度也受過高等教育的一名導演,卻在臉書發表了這樣的評論:「強暴不是嚴重的事,但謀殺是不可原諒的,為了女人的安全,政府應該要合法化無暴力的性侵,使受害者不會遭到加害者殺害,且女性應該與強暴犯合作並隨身攜帶保險套,在快要被強暴的時候將保險套交給強暴犯,滿足他的性欲,這樣就不會被殺。」


該名印度導演於推特上的聲稱印度女性該隨身戴保險套,以便滿足強暴犯們的慾望。

一時間印度社會的輿論炸了起來,許多年輕的網路使用者都怒嗆要抵制這名導演的作品,讓這名導演緊急刪除了貼文,也引起了一波人權相關的討論。但這一連串的事情,似乎並沒有讓印度女性的處境往好的方向走去,時隔不到兩個月的2020年2月13日(也就是昨日),印度加爾基女子大學的結業式慶典活動遭一群男大生闖入,讓校內的近百位女學生無端遭受暴力毆打和極其殘忍的性虐待。

事發地點的加吉爾女子大學位於印度首都新德里,6日時為了慶祝學生們的結業式舉辦了為期3天的校園音樂祭,沒想到在活動的最後一天,突然闖入上千名男子,試圖猥褻校園中的女生們,當學生手拉手組成人牆,想往校園其他地方移動自保時,這些男性們卻一路尾隨,強迫女孩子們透漏姓名,並對落單者施以暴行。

而當事情開始失控,數百名男子企圖衝撞校門時,音樂會請來的保鑣和駐警竟然毫無作為,甚至時不時的開放大門,任擅闖者長驅直入。「當我逃到一個空曠的地方時,一個男人開始對我自慰,好不容易我逃脫後,卻遇上的另一個一年級的女同學來找我,說還有5到6名成年男子正往這邊逼近而來。」受害學生回憶起當時,整個人抖若糠篩。

這麼難堪而盛大的事情發生的過程中,學校的保安冷眼旁觀,而受理這災難般案件的印度警察,也無關緊要的敷衍,一直到學生們和老師在各個社交平台上把事情鬧大,且發動上百名學生在加爾基大學發起抗議活動,警方才緩慢如烏龜的逮捕10名嫌犯,開始了大規模的搜查。

6日時,近千名男子闖入校園引發的大規模性侵案件,需要上百名學生走上街頭不斷提醒催促警方與社會,才能在12日時抓捕出10名嫌犯,整個印度社會對於女性與發生在其身上的性犯罪,似乎視之理所當然,且不值一提。


加爾基女子大學的師生們發起抗議(圖片翻攝自Youtube)

「如果她不反抗我,我也不用順手把她打死啊」

印度的集體性侵案件發生的很頻繁,據統計平均每20分鐘就會發生一起與性有關的犯罪,2012年時震驚全世界的印度巴士輪暴案,甚至有被拍成電影《印度的女兒》,影片中令人感到不安的是,在案件中不止一名罪犯認為,強暴案的發生是因為女生在錯的時間、穿著錯誤的衣服、出現在錯誤的地方,引誘了男性。

印度巴士輪暴案的六位加害人,有其中一名甚至尚未成年,但他們做出的事情簡直讓人無法想像,他們在那一個半小時中,用生鏽的鐵棒傷害受害者,將手伸進她血淋淋的身體,從陰道裡的傷口將她的腸子扯出體外,當他們終於滿足,將她和她的朋友拋出車外後,又試圖倒車輾斃她。而對這一切,加害者們似乎毫不愧疚也不後悔,其中一名共犯Mukesh Singh還向採訪的記者表示一切都是受害者的錯,如果她不要在被強暴的時候反抗,就不會被虐待的這麼厲害。

加害者普遍認為受害女性該為性侵事件負起責任,甚至不應反抗。

幫加害人辯護的律師也公開表示:「我們的社會不允許女孩子在晚上六點半、七點半或八點半之後與陌生人一起出門,他們(受害女子與其友人)背叛了印度的傳統,受到希望西方文化的不良影響,以為自己無所不能。男人和女人只是朋友?抱歉,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印的的社會中。女人在印度男人眼中......就是性。印度擁有全世界最棒的文化,而在這文化中,女人無足輕重。」

這意味著,印度社會上的每個人,無論貧窮與富裕、受教育程度好或壞,普遍將女人貶的一文不值,甚至不將其當作人類看待。生活在大都市裡,從事各式各樣行業的男性們,也習慣將生活中累積的所有壓力與不平衡,通通往女性身上發洩,在受害者無助又痛苦的哀嚎聲中獲得成就感,以彌補自己對現實生活的不滿意。

常常有人說,每個國家有每個國家的文化,他們那邊就是比較不重視女性權益,而且印度離台灣那麼遙遠,當成聳動的新聞看看就好,又不關我們的事情。但我不覺得印度的女性們走上街頭抗議,是為了爭取“女性權益”,她們爭取的,是生而為人應有的權利,所謂平等的權利。

平權的目的不僅只是爭取女性權益,而是把自由還給所有性別的人,讓身懷鴻鵠之志的人可以大展長才,而只想當隻小麻雀的人也可以自在的胸無大志。如果今天的印度社會,並不那麼崇尚男性主義,期許男性必須要養家活口、剛強不示弱,我想也不會有那麼多在生活中處處承受壓力的男性,也就不會有那麼多女性,成為男性宣洩壓力的性暴力受害者。

全世界每年有超過五萬名女性死於熟人之手,其中過半死因是性暴力。

生在台灣常常讓我慶幸,多數如我一般的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,都不曾因為性別而被剝奪過什麼權利,而常常忘了這種自由平等的狀態來之不易,在不久之前,也許我們父母成長的那個年代,男女之間因性別而被區別對待的狀況仍非常普遍,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人對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有感觸。

全世界每年有超過三萬人死於性暴力,那些新聞上受害身亡的事情,看似在地理位置上離我們很遠,但其實它們就在身邊,誕生於結構歪斜之處,對所有人虎視眈眈。

如果你覺得歲月靜好,是因為有人為你負重前行。現在被世界所認同的人權平等,是因為曾有許多人以身犯險,用傷痛和血淚證明世界需要改變,如同正發生在印度的這些集體性侵事件,和每次案件之後願意站出來發聲、希望社會變得更好的人們。不管在台灣,還是世界上的其他國家,平權的路都還很漫長,如果你也相信平等,那麼請相信你能造成的影響力,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多更多。

但願每一場為了追求更好、更平等世界的革命後,每個性別的人都能生活的比之前還要更加自在。


評論